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面神君

长河落日 小桥流水 轻歌曼舞 龙吟虎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捉蝉——为暑假生活而作之一  

2011-08-26 17:45:20|  分类: 我的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夕阳西下,七点时分,余热尚劲。

一群男的女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黑的白的,喧喧嚣嚣嘻嘻哈哈叽叽喳喳,肩长竿提大灯掂深盒,鱼贯而出。

天天蜗居家中的我,心血来潮,随之而出。

“你一定得比我们捉得多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    “为什么?因为你比我们多俩眼儿啊!” “眼”字拖得长长的。

众人哄笑。

“切!”

我脚下一用劲,走到最前面。

“瞧,还是腿长占优势!”

不顾理会,我奔袭到一棵杨树下,摘下一只蝉,得意的大幅度摇晃:“瞧瞧瞧,你捉的呢?”

 “瞎猫碰到死耗子!”

众人仰天俯首大笑。

这一笑不打紧,星星露出小脑袋,眨巴着眼瞧热闹。

“我到那儿看看,”我边说边往不远处的几棵大树走去。

 “别去了,那有坟。黑天瞎火的,吓人!”

“瞧你那点胆量!”我快步走到大树下。

忽然,树叶飒飒响,阴风旋起,四望森森。星光全无,愁云凄凄。大树狰狞着斜出枝丫,坟包也好似深不见底的巨穴。“嘎,嘎嘎”更是叫得我手脚冰凉,汗毛耸立,冷汗淋漓,心惊肉跳。我那个跑,媲美刘翔,根本就不回头,不喘气。

“这么快呀?”

 “真不够朋友,不等我。”

“......”

我赶紧转移话题:“哎呀,那么多灯。”

的确,点点灯光,密集而闪亮。

“远远的电灯明了,好像是闪着无数的明星。天上的明星现了,好像是点着无数的电灯。”我念念有词,一个箭步,又摘了一只蝉。

“别酸啦,前几天更多。”

“唉唉,可怜的蝉呢!”我悲悯的看着手中的蝉,摇摇头,慢慢地丢进盒子里,“我要呼吁保护蝉,多少也得为后代子孙留点!”

“到地儿啦......”

是一片树林。

树,密密麻麻;人,密密麻麻。一排树好多束灯光在晃动,一棵树好多灯光在聚焦。

偌大的一个树林,除了谁家的小孩儿喊几声妈妈,没有谁发出任何声音。除了脚和草压迫与反压迫的窸窸窣窣、竹竿和树干争夺蝉的碰撞声,没有其他的任何声响。

课堂上,孩子们若能如此,优秀何愁,中华复兴何愁!

“哈,还酸着呢!赶紧的吧,我都转一圈啦,捉了七八个啦!走啦啊!”

这也太快了吧?

咱也得速度点!

我一手握灯,一手握竹竿及盒子,脚连续快速地迈动,电灯连续快速地整排地照,几棵几棵地照,整棵整棵地照。头随着灯光迅速的抬起低下,目光随灯光倏尔近倏尔近倏尔左倏尔右。一发现蝉,就百米冲刺,迅速摘下,迅速丢进盒子里,然后,迅速下一排下几棵。

偶尔碰到熟人,谁也不理谁,打一照面,匆匆而去。

一圈下来,盒子里多了七八个蝉。我掰着手指头心里默算:一圈七八个,十圈下来,七八十个。二十圈,百五六个。若时运好,一圈捉它十个八个的,不是更多了吗?

越想越得意,越想越有劲,虽然额头汗珠越来越多,腰也开始越来越酸,也没耽误脚下生风。

圈多了,汗多了,蝉反而少了,脚不干了,拽着腿想罢工。那就驻足稍憩吧。腿又不干啦,大腿小腿一合作,把我撂蹲在地上。

看看表,已过去俩三小时啦;看看树林,依然灯光乱晃,脚步匆匆,目光灼灼。不过,人少了不少。看看远处,黝黑如山,树影绰绰。

咦,莫不是又一片树林?

咦,为什么没有一点灯光?

瞧瞧去?

脚随心动。

深入进去才发现,一小块荒地,大坑小洼,稀稀拉拉几棵瘦骨嶙峋的树,稀稀疏疏几根诗人见了就落泪的野草毛,还有成堆成片的垃圾、土杂肥。

忍着酸痛跋涉至此,竟是如此境地,心顿委顿,拔腿欲走,忽觉不祥。本能低手一照,一两尺长竹竿粗的蛇,穿着红花衣服,吐着细细信子,拧着细腰,悠闲散步呢。

我彻底明白了为什么没人来啦。

我没好意思打扰它,小心翼翼跨过它,拔腿狂奔,直跑得哆口坌息。

往前看看,人影灯光就在面前。往后看看,灯光人影就在后面。气一下子泄了,腿一下子软了,屁股一下子蹲在了地上。撂了竹竿电灯盒子,双手撑地,大做深呼吸。

“坐这干嘛呢?”我一激灵。

“歇会。”我没好意思炫耀,“蝉太少了。”

“十点多啦,蝉还会再出的。”他对面坐下,“不过,都变成知了啦。”

“爬的很高吧?能看清楚吗?”

“很简单,一照,黄黄的,就是知了啦。”

......

“到点啦,捉去啦。按我说的捉 ,没错!”

“好嘞!”

按照指点,我很快捉到啦几只知了。

又照到了一点黄,只可惜太高了。

我高举左摇右晃的竹竿,瞄了好长时间,累得胳膊酸酸的,才打了擦边球。放下竹竿,歇了好一大会,才又举起竹竿,又瞄了好长时间,才使它落下来。不对呀,怎么这么轻啊?我蹲下,努力再努力低头,细细照了又照,细细瞅了又瞅,哪是什么知了,纯粹是一片枯叶!

气一下子泄完了。倚着树瘫坐下来,大声招呼:

“12点啦,走吧?”

“走吧?今天太少了。”

 “好嘞!”

 “走啦走啦,”

我跳起来,率先走出树林。

“你呀,来时在最前面,回时在最前面。首尾呼应,有始有终啊。”

回到家,往床上一躺一闭眼,蝉蜂拥而来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