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面神君

长河落日 小桥流水 轻歌曼舞 龙吟虎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,玉面神君,貌,远离潘安,才,绝尘宋玉,位,微于涓生,情,胜于杨过,诚,甚于朱德,讷,过于郭靖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校园剪影——为“曹县精神”而作  

2012-04-05 16:37:14|  分类: 我的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;斯是陋校,有吾而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“老师,有个学生晕倒了!”

刘老师从椅子上弹起来,一阵风,办公室就没她人影了。哈,百八十斤重的躯体,竟能运转如此自如,世无二人。同一办公室的李老师和安老师俩搞体育的都比她慢了半步。

楼梯口,一位男生双手捂着肚子,侧着身体蜷曲着,皱着眉头,闭着眼哼哼着。

刘老师蹲下,探下身去,“摔伤哪没?”

“我们看看。”李老师和安老师也赶到了。他们俩蹲下,掐掐捏捏的,“没伤到哪。”

小心翼翼地,他们一边一个,扶着男生平躺,坐起,站起来。“去医务室!”

“躺在床上。”赵医生安排着,拿着听诊器过来。又是一阵小心翼翼,两位老师扶着男生躺下。

“没啥大事。”赵医生摘下听诊器,笑着对几位老师说,“一粒药就解决问题了。”

小心翼翼地,让他吃了药。

静静地,几位老师关切地注视着他。

渐渐地,男生脸色红润了,眉头舒开了,眼也睁开了。

“还疼吗?好些了吗?”

“没事了,老师。”男生坐起来,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快下楼梯时,肚子猛的一疼,我就一弯腰,一脚踩空,从楼梯上摔了下来。”

“好了就好,好了就好。”几位老师眉眼里溢满了笑。

“病刚好,再躺会,别慌着活动。”

 “老师,我真的没事了。”男生跳下床,深深地向几位老师鞠了一躬。转身一溜烟跑了出去。

“哈哈,这孩子……慢着点——”

    “谢谢老师!”清脆的童声远远飘来。

下课了,校园沸腾了,办公室也热闹了。

“我说同志们呢,咱们也该休息休息了。”袁老师很有点妇女主任的气概。

“是啊是啊,“其余的老师纷纷响应,“一张一弛,文武之道嘛。”

哈,办公室一下子成了练功房。程老师以脖子为支点晃头晃脑;王老师右手腕被左手握着转;袁老师双手掐着腰前后左右扭秧歌。张老师更厉害,慢悠悠地打起了太极拳,并美其名曰是“最能保革命的本钱”。

程老师摘下眼镜,搓搓脸,揉揉眼,感慨地说:“读点理论就是好啊,心里亮堂堂的。”

张老师以太极拳的步法移到程老师背后,瞟向程老师的办公桌:“哟,程老师厉害,读这么厚这么专业的书,还作了这么多笔记。”

袁老师发出她那特有的朗笑:“程老师,你真是一头标准的老黄牛啊。向你致敬,向你学习!”

王老师慢条斯理地,很严肃地说:“各位,咱们得建议校长,做一个荣誉证书,写上‘革命的老黄牛,天下师者的楷模。’敲锣打鼓地送到程老师家。”

“哼,你们呀,净拿你们的老大姐开涮!”程老师似乎有点气恼。

她站起来,走到王老师办公桌前,拿起王老师的教案,打开:“你们看看,王老师的教案工笔正楷,条理清晰,全县夺冠。你要不是老黄牛,怎么能做得到?”

走到袁老师的办公桌前,拿起她的作业本,展开:“你,作文改得这样细致,而且还和学生面对面地评改。你要不是老黄牛,怎么能做得到?”

又走向张老师。

张老师一见不妙,赶紧讨饶:“嘿嘿,程老师饶了我吧。我承认我也是一头老黄牛,总行了吧?”

“哈——”众人哄笑。

程老师笑得泪花朵朵。

忍着笑,程老师说:“还拿我开涮吗?你们个个都是老黄牛,为什么偏偏单说我一个?啊?欺负你们的老大姐,是不是?啊?哦,对了,我是你们的老大姐,我要是老黄牛啊,你们呀,都是一头头小黄牛。哼!”

“哈哈,咱们办公室里一群黄牛啊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曾老师,你真行!”黄老师风风火火推门走进办公室。

“怎么了?”老师们齐刷刷地盯着黄老师。

“光荣榜张贴出来了。曾老师的班上光荣榜的人数最多,而且——”黄老师故意停一下,“排名第一第二的都是他班的。”

曾老师挑起大拇指,指指自己的鼻尖:“你不看看是谁带的班!”

 “谁带的班?”徐老师嬉笑着说,“曾经的校长呗。”还故意睒了睒眼睛。

一室人顿时一脸灿烂。

“哈哈哈哈,损我吧你。”曾老师爽朗一笑,“你还别说,要不是因为撤点并校,你们啊,还真应该喊咱为曾校长呢。”

“哎,曾老师。”李老师鼓动道,“努努力当校长去呗。”

曾老师摇摇头,说:“你还别说,局里还真找我谈过话,让我给推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曾老师呵呵一笑:“当个普通一兵,心净!”

李老师做酸倒牙装:“好浓的醋味!”

众人被逗得前俯后仰。

“你呀……”曾老师隔空摆过去一掌,笑着说,“说句心里话,刚开始时,还真挺失落的。还真闹过情绪。可是,来到咱们学校之后,情绪没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老师们大为惊奇。

“咱不说别人,就说你们。黄老师你,讲课思路清晰,深入浅出,循循善诱;徐老师,离家十多里,披星戴月,没吐过一个苦字。还有李老师,年轻有为,心无杂念。在你们身上,我真正理解了‘淡泊名利’、‘安贫乐道’是什么意思。”曾老师两眼亮闪闪。“我能有这样的成绩,我还真的感谢你们,感谢咱们学校的所有老师。”

 “感谢我们,得有实际行动啊。”

“那还不好办?”曾老师大手一挥,“今天晚上,镇中大酒楼里见!”

“切,谁稀罕!”李老师翻白眼、徐老师撇嘴巴。

欢乐交响乐顿时在老师们的胸中荡漾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