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面神君

长河落日 小桥流水 轻歌曼舞 龙吟虎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,玉面神君,貌,远离潘安,才,绝尘宋玉,位,微于涓生,情,胜于杨过,诚,甚于朱德,讷,过于郭靖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身边的感动之——雨荷  

2012-06-22 10:41:04|  分类: 学生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下课了,同学们纷纷涌到走廊下喧哗一片,和风声、雨声交织在一起。

“哇呀呀,好大的雨!天地之间白茫茫。“

“下得好啊,咱们家都不用浇地了,上苍可怜咱中国农民呀。“

 “雨呀,尽情的下吧下吧,反正我住校,反正我又雨伞。”

“这不是六月天,可怎么也会是孩儿脸说变就变呢?“

 “这雨下得这么急,啥时候是个头呀?我可咋回家呀?”

王培凑到庞慈面前,看着庞慈的脸说:“庞慈,我听说你有把伞,而且非常漂亮?”

庞慈点点头:“是,在宿舍里。我没带到教室来过呀,谁给说的?”

“哦,随便听到的。”王培转身离开了。庞慈转身回到座位做题去了。

庞慈有伞?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呢。我一阵窃喜:庞慈不借给谁,也得借给我。

我挨着庞慈坐下,把脸凑到庞慈的鼻尖上,笑着说:“嘿嘿,同位,你好好热爱学习哦,你真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哦。”

“去去去,别捣蛋,等我做完这个卷子再陪你玩。”庞慈驱逐我,朝我翻翻白眼,“一瞧你这样,就知道你呀,一定没什么好事儿。”

我只好讪讪的走开,到走廊底下看雨。

狂风累了,而雨似狂了。站在走廊下,耳朵中,除了它的咆哮声还是它的震天的“哗哗,哗哗“。

不小心,许昂和几个同学的声音钻进我的耳朵。

“你知道吗?庞慈的伞是她的宝贝,谁也碰不得的。”

“是吗?为什么呀?”

“不知道。反正是不让碰的。那一次,我看着她的伞很漂亮,就顺手打开看了一眼,在手中转了一圈,她就大怒,哎呦呦,当时那个劲头啊,你们谁也想象不到的。”

“呀,这样啊,你们可是好朋友啊,一个床上睡着,一个饭缸子里吃着。”

“所以啊,刚才王培要借庞慈的伞,我给她一说,她也不借了。”

……

我暗自庆幸:幸亏没张口借伞,就凭许昂和她那么铁的关系,摸一摸都不行。而我呢?虽然关系也不错,但这不摸摸的问题了,而是用,而且是下着雨用。

眼看着同学们被家长接走的接走,凑伞走的走了,大多冒雨飞奔走了。渐渐的,留下来的,掰着一个手指可数了。亲爱的爸爸妈妈,你们是不是和上帝大老爷商量好考验我的?专门在今天出门办事。

望着眼前的雨幕,看着脚下的汪洋一片,点点雨花,我准备孤注一掷:

大不了就是一死,有啥了不起的。走!

这时,远远地走来一把伞。那把伞,小巧玲珑,丹红颜色,经雨水冲刷,更加鲜艳,更加耀眼。在茫茫的雨的世界中,就像一朵盛开的荷花。好美的一朵雨荷呀!

 “陈会,急坏了吧?都怪我来晚了。真是对不起。”

啊,是庞慈!

庞慈走上走廊,把伞塞到我手里,笑着说:“快走吧,天都黑了。”

“这……我……”我那引以为傲的三寸不烂之舌现在无缘无故顿缩二寸半。

只见这时的庞慈:一双漂亮的运动鞋,湿漉漉的,白得刺眼;裤子湿到了膝盖,紧紧贴在小腿上;乌黑发亮的飘逸的头发,一绺一绺的服服帖帖的趴在额头上动都不动。红扑扑的脸,挂着浅浅的笑容,那么灿烂,那么真诚。

我突然发现:庞慈,不就是美丽的雨中荷花吗?

这朵雨荷,永驻我心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曹县安蔡楼镇中学 陈会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