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玉面神君

长河落日 小桥流水 轻歌曼舞 龙吟虎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,玉面神君,貌,远离潘安,才,绝尘宋玉,位,微于涓生,情,胜于杨过,诚,甚于朱德,讷,过于郭靖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触摸经典 借石攻玉:“美文读—赏—仿—评”读写模式7  

2012-06-23 21:48:49|  分类: 学习名家【转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触摸经典 借石攻玉:“美文读—赏—仿—评”读写模式7 - 孙宝金 - 玉面神君
【读】

     跪下来,叫一声娘

    赵欣

国庆节学校放假7天,热恋中的女友忽然提出,要和我一起回一趟老家,见一见我的父母,我顿时变得惶恐不安。

从踏上列车的那一刻起,我就下定决心,要告诉女友自己家庭的真实情况。看到头一次出远门的她是那样的意趣盎然,又不忍心扫了她的兴致。

经过一夜颠簸,火车停靠在古城邯郸。我们又转乘汽车,坐了将近六个小时,才回到我的家乡——一个偏远的山区小城。此时,灰头土脸的女友已经累极了,靠在我身上,勉强笑了笑,问:“咱们到家了吧?”

我不敢看她的眼睛,嗫嚅着:“不,还要转车。”

女友很奇怪:“你的父母不是在县委工作吗?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……”我的脸烫得厉害,“他们都住在乡下。”

“那上下班多不方便呀!”

单纯的女友没有多想,又说:“不过,这样也好,乡下空气新鲜,我还没去过乡下呢。”

我有些苦涩地叹了口气,拉着她,上了一辆开往乡下的破旧的公交车。

车上已经坐了不少人,但迟迟没有开走的意思,在零乱肮脏的车站里很慢地兜圈儿。女友百无聊赖,不停地左顾右盼着。忽然一个女人的声音引起了她的注意——“报纸杂志,谁看报纸杂志……”

“喂,有《当代青年》吗?”女友推开窗,向外喊。

“有!有!”那个中年妇女急忙向这边跑。她满脸油汗,皮肤黑红,一身沾满灰尘的衣服已辨不出本来的颜色。

我立刻惊叫了一声“啊……”旋即弯下腰,用手遮住脸,躲在女友的背后。

女友挑出一份《当代青年》从车窗里递出钱,但中年妇女却不接,她脸上堆满了卑微的笑,说:“5元一份。”

“可是,这本书的定价是4、5元。”

“姑娘,我在车站里卖书,是要交管理费的。”

中年妇女的嗓门很大,而且沙哑,这对于有着良好家教的女友来说,无疑是种不可忍受的噪音。她厌恶地嘟囔了一句“无商不奸”,正要掏钱,两个穿制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,嘴里骂骂咧咧地边往外推搡那个中年妇女边说:“你这个月的管理费还没交呢,谁叫你又来了?”

我稍稍抬起头,向外张望,只见中年妇女的脸上的笑容更加卑微了,她不住地向那个和她儿子差不多大的年轻人鞠着躬,赔着不是,解释说:“月底我一定把管理费补齐。您知道吗?我儿子在外面读大学,学费很高,最近又交了个女朋友……说出来你们怕是不信,你们别看我臭婆子不怎么样,可我未来的儿媳妇却是大学校长的女儿哩!”

“就你这样子,还能有个上大学的儿子,还想娶大学校长的女儿当儿媳妇?!”两个年轻人放肆地大声笑着,顺手推了中年妇女一把,她猝不及防,一下子跌倒了,头碰在水泥台阶上,顿时流出了鲜血。

两个年轻人毫不在意,用嘲笑的目光看着在地上呻吟的中年妇女,甚至想把她拖出去,以免挡了别人的路。

“住手!”

我忽然站起来大吼一声。我喊得那么响,车站里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,包括我的女友,他们都呆呆地望着我,傻了一般。

我跳下车,冲过去,推开两个年轻人,搀起那个中年妇女。我站在车站的台阶上,声音不高但是很有力地说:“是的,她只是个乡下妇女,很穷。她没有钱,却有超出常人的自尊;她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但她却培养出一个上了名牌大学的儿子……”说到这里,我眼眶一热,猛地转过身,扑通一声跪在中年妇女面前,泪流满面地、声嘶力竭地、撕心裂肺地,喊了一声:“娘!”

后来,女友在我家住了三天。三天里,我,女友,爹,都没有什么话。

娘躲了出去,不愿见我的女友,我知道,尊贵的、城里来的准儿媳妇第一次上门,却遇上了这种事,娘心里不安。

第四天,女友没打招呼,独自一人回了武汉。

爹给她的红包,她没有要,放在枕头边。那里是1万元钱,二老让我们毕业后结婚用的。

回到学校后,我没再去找过她,她也没有再找过我。偶尔见了面,也只是互看一眼,淡淡的。

我想,她是不会原谅我的,我也不会。我欺骗了她,也欺骗了自己的良心,我亵渎了我们的感情,也亵渎了自己的娘亲。

可是没想到,毕业后,女友最终还是回到了我身边。我们一直没有再谈那件事,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。

直到新婚之夜,我问她为什么可以原谅我,她才平静地说:“只为你在那种场合下能够跪下来,叫她一声娘……”

【赏】

1.坦诚实录,原态呈露。

受虚荣心驱使,碍于面子,一些人有时也会做出有违道德良心的事情,但不是人人都有勇气坦诚地记述出来,也不是人人都能够把这些材料“实录式”地写出来,而本文作者却毫无遮掩地原生态地呈现了这一切,把事情的整个过程,把自我的心理变化,甚至把一个个细枝末节都如实地和盘托出。这样在运用材料上“实话实说”,真实地写出别人心中有、而别人笔下无来,不为巧而“弄巧”,文章自然会使读者受到真情的撞击和心灵的震撼。“实录”这一运用写作材料的技法,比较适合记叙实感性很强的事件。

2.“点”上着色,撼人心魄。

本文在娓娓的叙述过程中,很注重材料动情点的捕捉,并用心在“点”上着色,以达到撼人心魄、引人深思的效果。例如,当“我”看到母亲受到伤害时,抛却了一切顾虑,大吼“住手!”,跳下车,冲过去,搀扶母亲,很动情地当着众人夸赞母亲,而且“眼眶一热,猛地转过身,扑通一声跪在中年妇女面前,泪流满面地、声嘶力竭地、撕心裂肺地,喊了一声:‘娘!’”读到此处,人们禁不住潸然泪下,由衷地为这位儿子叫好。文章不只是在描写的“点”上着色,还凸显了自责心理的“点”,例如:“我想,她是不会原谅我的,我也不会。我欺骗了她,也欺骗了自己的良心;我亵渎了我们的感情,也亵渎了自己的娘亲。”这一个个文字击打着作者的心,也同样叩击着读者的心。

【仿】

给爷争炷香

何兆泷

爷老家在山东。爷是怎么从山东远到此地安家落户的,我打记事起就背得很熟:爷生下来时正好太奶奶去世,家人认为爷是个不吉利的人,便把他过继给一户没有儿子的人家。那户人家很穷,吃饭都成问题,更别提供爷念书了,爷只好放牛,偷偷地看着自己的亲兄弟坐在学堂里读书。二十多岁时那户人家的两位老人相继过世,爷谢绝了太爷的挽留背上两个包袱来到现在的地方。爷自己动手砌了两间土坯房,卖起了自己酿的香油。后来这个家有了我奶奶、爸爸,再后来又有了我妈妈和我们兄弟俩。爷一辈子没读过书,爸也因为家里穷只上到小学毕业。爷凭自己的双手养活了一家人,但心底埋着一个永远的遗憾:“自家人没出来一个大学生。”

这个故事我听了十八年,大哥听了二十三年。大哥后来去了云南,按爷的说法就是:“大娃是我逼的咧!”大哥高考落榜后爷让他再复习一年,爸是个孝子,自然同意爷的意见。一向固执的大哥说什么也不去,爷用拐杖用力抽打跪在地上的大哥。大哥也不躲闪,只是重复着一句话:“你把我打死我也不去复习。”爷真的把很结实的拐杖打断了。妈实在心疼儿子,便哭着上前求情,爷严厉地说:“咱不图娃挣大钱,娃就是上了大学再回来卖香油我也开心。”大哥后来还是走了。走的那晚,一家人清楚地听见爷咳嗽声中夹杂着沉重的叹息。第二天爷问爸:“大娃走了,没说啥?”爸说:“没说啥。”爷若有所思地看看门口,忙自己的活去了。

也许是吸取了哥的教训,也许是觉得有愧于大哥,爷再也不严厉地训斥贪玩的我,只是每当纳凉时边给我摇着蒲扇边试探着问:“二娃,你长大后考大学不?”我记着爸说的要顺着爷,大声地说:“爷,娃要考大学,给你争光呢!”这时的爷总是笑得很爽朗,然后使劲将旱烟抽得吧吱吧吱的响。

后来爷再也不能亲手酿香油了,每天躺在床上发呆,偶尔冷不丁问一句:“二娃看书不?”有时又自语道:“大娃他还怪我咧。”

再后来就是听爸说的了。爷走的那天只交代两件事:二娃考上大学那天叫他到我坟前烧炷香,大娃什么时候回来给我说一声。

爷去世后,埋在他亲自选定的地方,按他自己的说法是:“二娃回来我看得见咧!”

跨进高三那天,爸平静地对我说:你欠你爷一炷香呢。晚上,我坐在爷坟前的蒿草丛中,很久很久,全然感觉不到蚊虫的叮咬,最后,我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。“爷,二娃一定要为您争一炷香!”

 

【评】

 本文以平易的语言实录了爷爷的故事,表达出作者的真切体验与真实情感,爷爷的自创家业,爷爷的内心期待,爷爷的临终遗言,都是生活中的“真”,都是原生态的“真”,让读者眼前活动的是鲜活的老人。文章也很注意在写作材料的“点”上着色,通过细节刻画人物的个性和内心世界,通过细节宣泄内心的感情。实录,显“点”,彰显生活朴素自然之本真,小作者在运用作文材料上技法娴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